登錄 | 註冊  

傾城雪

Allure Snow (HD Version)

傾城雪 (DVD) 中國大陸電視劇
  • 傾城雪 image 1
  • 傾城雪 image 2
視頻
PAL: Widescreen 16:9
HD version
音頻
華語
字幕
英文, 中文(简)
光碟
12-Disc Set
DVD 光碟

DVD 區碼 : Region All

$39.99 USD

附加信息 傾城雪 (中國大陸電視劇 DVD)
  • 商品名稱 : 傾城雪
  • 集數 : 全1-50集完整版
  • 電視台 / 電影製作 : 中國 Anhui TV
  • 製作 / 播送日 : 2012年
  • 上架日期 : 2012年08月31日
  • 片數 : 12 片
  • 重量 : 850(g)
  • 國家 : China
劇情介紹 傾城雪
標題: 傾城雪

傾城雪講述的是明代江南兩個刺繡之家的爭鬥及兩家年輕人間的愛和恨。江家和杭家是蘇州兩個刺繡大戶,專為皇帝縫製皇袍,由於競爭的關係,兩家關係是面和心不和。杭家長子杭景楓一直默默愛著江家千金江嘉沅,但礙於家庭的關係,無法表白。杭景楓的父親多年前與苗族姑娘徐瑾偷歡時生下私生子徐恨,卻把這個責任推給江嘉沅的父親。徐恨由舅舅徐福帶大,徐福誓要為徐恨討回公道,帶徐恨來到蘇州,在徐福把江家搞得家破人亡的同時,江嘉沅也與徐恨產生了真摯的愛情,嘉沅懷上了徐恨的骨肉。這時徐福告訴徐恨他與嘉沅是親兄妹,徐恨失手殺死了徐福,自己也由此入獄。嘉沅一個人帶著徐恨的兒子艱難地生活,此時遇到了她生命中的第三個男人——一個有妻室的嶺南富商方天羽,他將她納為偏室。他的妻子起初無法接受嘉沅,但最終被嘉沅的誠心感動,臨終前,同意將嘉沅扶正,而兩人結婚的當晚,徐恨十分落魄地回來了,告訴嘉沅兩人並不是親兄妹……
  
按大明規矩,凡江寧織造,需於每年秋季大典之前,進呈龍袍。多年來均由學文親繡,今年亦不例外。此件龍袍在繡畢封印之前,並無異狀。未料,上呈之後,當廷發現,龍袍上原金絲斑斕之金龍五爪,竟然變成烏絲黑線。此件龍袍在京師裡引起軒然大波,此乃公然忤逆犯上,實屬大不敬。有違聖尊,暗喻皇帝非天子之子。朝廷震怒,責令白公公嚴審究辦。白公公豈肯放過公報私仇的大好良機。既奉聖諭,又有口實,遂下令將學文押入大牢,不會刑部,自己親審。
  
審訊之時,假公濟私,極盡屈辱栽贓之能事。學文蒙不白之冤,百口莫辯。短短一月,形銷骨立不復人形。他不明白自己與何人結怨,居然有多方不利於己的證據,源源不絕的提供給白公公…
  
嘉沅無手​​足,老父入獄,她多方奔波,求助無門。杭家表面予以資助,實則暗中蠶食鯨吞落井下石。可憐嘉沅不疑有它,此時唯一能信賴的,也只有自小訂親的通家之好了…
  
那一夜,大牢之中來了一人探監。學文驚見來者竟是當年被他逐出門外的異鄉人徐雷。徐雷憤恨怨毒的指責了學文的冷酷與殘忍,娓娓道來18年前的一段恩怨。因果報應,活該學文如今身陷囹圄,自嘗惡果。他所說的往事,學文一個字也聽不懂。他所拿出的一副仕女繡作,學文則根本不認得。但看在徐雷眼裡,只覺得學文臨死還不肯認錯,卑鄙惡劣至極,他對學文更不能原諒…
  
就在嘉沅被敬亭矇騙,以為父親平反有望時,京中傳來噩耗,學文自縊於獄中。晴天霹靂,嘉沅驚駭。禍不單行,嘉沅母親亦於此時在家中隨夫君上吊以明志。一夕之間,風雲驟變。江嘉沅由蘇州第一神繡世家嬌嬌女而淪為家破人亡的死刑犯家屬。她的世界崩潰了,人生毀於一旦…
  
對嘉沅而言,這一切彷彿是一場永遠不會醒來的惡夢。家破人亡、舉目無親,她還得背負著父親畏罪自殺的罵名。雪上加霜的是白公公著人來抄了江家的財產。瞬間,她連遮風避雨的寸瓦之地都失去了。杭家在此時偽善的伸出援手,她呆怔恍惚的接受了救濟。她不知道自己的不幸,其實成全了杭家的偽善,更讓敬亭以「照顧」之名,順理成章的接收了原來江家僅存的一些人孚眾望等剩餘資源。
  
阿恨逐漸識破敬亭的陰謀,但他最不能忍受的是,父親竟然與他沆瀣一氣。
  
他目睹了敬亭與父親連手一點一滴的將江家繡莊據為己有,終於忍無可忍,父子兩爆發第一次沖突。徐雷不多做解釋,只憤憤道出「江學文罪有應得」一語。但他要阿恨接受敬亭的栽培。阿恨本就不齒敬亭的為人,更討厭父親的暗示。原來景珍早已心儀阿恨,阿恨卻從未喜歡過她。自始至終,他心裡只有嘉沅一人。為此,景珍遷怒於嘉沅。可憐嘉沅,自家道中落後,雖有杭家接濟,但初時尚不知人情溫暖,直把杭家當故交善人,不懂得看人眉眼神色行事做人。她真以為自己還是杭家未來的媳婦呢。慢慢的,她領受到一些冷言、一些白眼、一些暗示、一些提醒、一些次等待遇、一些被排擠和被架空的事件,她才開始體會出世道冷暖,她才學會了眼淚往肚子裡流。時移勢轉,她不再是當年的天之驕女江嘉沅了…
  
時光荏苒,嘉沅服喪滿一年後,景風正式提出娶嘉沅的要求,卻遭父母以大孝需服滿三年之喪為由拒絕了。此時嘉沅已心知肚明,敬亭夫婦根本沒有誠意要履行這門婚約。但她已不再像從前一般,她只是淡然而隱忍,甚至裝瘋賣傻,主動表示為了替父母守喪,寧願終身不嫁云云…。她的目的只有一個,她要等待宮中的姑姑返鄉。她要知道當年那件龍袍究竟有著什麼陰謀。她的用心,景風不知,反而誤解了她的推託敷衍另有原因。他以為是為了阿恨。幾次他想除去阿恨,將阿恨趕出杭家,但一來,景珍從中作梗;二來,幾年之間,徐雷父子已然成為敬亭事業上不可或缺的左右手,景風動阿恨不得。
  
阿恨雖為杭家所用,但他待人寬厚,早孚眾望,已成為工人領袖。曾多次為了蘇州織工和繡娘的權益與敬亭抗衡。他的行為不見容於杭家,卻讓嘉沅敬佩。他們彼此傾吐,在精神上相互支持慰藉,甚至連嘉沅都不禁自問是否延婚真的就是為了阿恨了。
  
真正讓嘉沅認清自己情感上的依歸,是在阿恨鬧出了大事之後。為了抵​​抗敬亭與江南織造對織工和繡娘的不合理待遇,阿恨挺身而出,帶頭罷工。蘇州城內,「一夜之間,萬機不發」,公然抗旨,罪可論斬。
  
朝廷下旨抓人,隱忍委屈兩年多的嘉沅為愛勇敢。她懷璧直接入京面聖,要為阿恨爭個公道。她的行為激怒了杭家,卻也讓嘉沅和阿恨坦然無悔的認定了彼此的深情。罷工一事,朝廷雖不論罪,但兩人在蘇州已無立足之地,更對官場和商場上的利益勾結惡行劣跡深痛惡絕。嘉沅決定忘記前塵,隨阿恨遠走她鄉。男耕女織,淡泊過一生。
  
阿恨與嘉沅,兩人像野草般,在偏遠的西南邊陲以旺盛的生命力活下來,日子看似幸福平靜,但慘痛的過往總在午夜夢迴之際,像鬼魅般盤旋在嘉沅心頭。父親沉冤未雪,她血液中天生遺傳的刺繡因子開始蠢蠢欲動。是後悔也是一種補償心理,她突然開了竅般,發瘋似的沉迷於刺繡的領域中。卻也因此和阿恨時起勃溪。阿恨以為,兩人隱姓埋名來到異鄉,就該徹底與從前劃清界線,她不該再是神針繡郎手江學文的傳人。嘉沅則以為江家繡派不該在自己手上失傳。兩人常為此爭執。但其實嘉沅並不了解阿恨心中的隱憂與恐懼。從小到大,他始終被父親耳提面命要遠離針繡。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這已成為他奉行的宗旨。尤其在他內心深處最大的恐懼,是他害怕嘉沅嶄露頭角,他倆平靜的生活勢將難再…
  
阿恨與嘉沅兩人的遠走,在蘇州掀起了軒然大波。對杭家而言,雖早已在心底排斥了嘉沅,但未來兒媳婦的主動求去,總是讓他們面子上掛不住。最最驚恐的,則是徐雷。無論如何,他也要找到二人,他必須阻止悲劇的發生。
  
阿恨逐漸接受了嘉沅的刺繡天賦,兩人感情日深,。最重要的是,嘉沅有了身孕。一個即將誕生的新生命,使他們都對未來充滿了希望,更帶給了阿恨安全感。他們都以為就此將安家落戶,並在雲南開枝散葉。但好景不常,就在一切平順之際,徐雷找到了他們。當他發現二人業已成親,且孩子就將落地,他悲憤震怒。驚恐之餘,道出他兩厡是兄妹的秘密。 20多年前,江學文曾來過雲南,巧言令色騙取了阿恨之母、徐雷之妹的感情,並在恨母懷有身孕之後始亂終棄。恨母因此在產下兒子後含恨自盡。多年來,徐雷帶著阿恨遍尋中原,就為了一報當年手足被騙之恨。這也就是為什麼他處處要與江家作對的原因。此時的徐雷已失去理智,他又說出龍袍一案,乃他趁夜潛入,利用染劑動了手腳,學文因此含冤入獄,並在獄中自殺以明志。
  
剎那間,天地變色,嘉沅整個人崩潰驚怔。她嫁給了自己的兄長,自己的骨肉更與殺父仇人有著血緣之親。就在她驚惶不知所措之際,徐雷竟為了阻止孽種的誕生,欲手刃嘉沅。一陣慌亂,嘉沅為護胎兒失手錯殺徐雷。一時間,彷彿時間靜止了。未料,阿恨靜靜的自嘉沅手中拿下刀子,他要嘉沅儘速離去,一切罪責由他承擔。至此,兩人淚眼相對,心中情緒複雜難述。愛也難,恨亦不能;是夫妻,卻不見容於天地之間。阿恨背轉身子,不能再看她一眼,心中無限悲苦…
  
嘉沅懷著身孕去京城告御狀卻遭到白常喜的阻撓,顛簸狼狽,適巧江學敏因巧人年限已至,准許出宮。因緣際會的在破廟遇見了臨盆的嘉沅。姑侄相見,人事全非。最終通過告御狀得報大仇,但是整個江家早已潰敗,只剩她們二人和懷中男嬰。學敏帶著嘉沅回到蘇州,立刻引起全城蜚短流長。她不以孩子為恥,不在乎他人歧視的眼光,決定要獨立撫養孩子長大。尤其當她從姑姑口中得知,父親一輩子都未曾去過雲南,更不曾背叛過母親時,嘉沅潸然淚下。她獲得了救贖,她的孩子並非不倫之子。她決定隻身赴雲南見阿恨。是死是活,她都要讓阿恨知道他們的關係是可見容於天地世人之間的。但學敏以官司未了,茲事體大,嘉沅不該在此時現身為由,阻止嘉沅前去,並表示可由自己代她一赴,嘉沅無奈應允。
  
雖然單身產子,有違倫理,嘉沅仍坦然行走於蘇州。她重新掛起了「神針繡郎手」的匾額,立志要重振家風。中興之路艱辛坎坷,充滿險阻。杭家尤其百般阻撓。她招不到一個繡娘,接不到一筆生意。屋漏偏逢連夜雨,學敏自云南帶回消息,阿恨已於雲南病逝。恍若青天霹靂,嘉沅痛不欲生。只是巧遇當年她曾為其仗義執言而得罪了白公公的外室明娟。只是當年的太監外室,如今已是蘇州酒樓妓戶的老闆娘,才使她獲得了一絲籍慰。當嘉沅重反蘇州時,始終不曾忘情於她的景風卻早已發瘋。原來在他失手砍傷方天羽的獄中曾濛江家丫環佩雲悉心照料,出獄後大受刺激與佩雲共宿一夜,佩云因此懷孕。杭景風決定負起責任與佩云成親,誰料先是佩雲與杭景珍起衝突導緻小產,新婚夜更是被杭母羞辱,上吊自盡。從此景風浪跡街頭,自暴自棄。
  
有鑑於刺繡人才的式微以及杭景珍明里暗裡的打阻撓擊,嘉沅招不到幫手。但是當今寧王準備在蘇州舉辦“天下繡才選” 給了他一次機會。正巧她的恩人方天羽也準備進軍蘇州繡市,兩人決定合夥開辦方家繡莊以此次盛會打響名氣。與此同時,徐恨在雲南巧遇他母親的故里--雲南神繡坊。更是與佩雲的孿生姐姐苗玉鳳假成親以挫敗眾長老的分裂陰謀。玉鳳對於徐恨暗生情愫,徐恨也在因緣際會下了解了他的真正身世。
  
杭敬亭對於徐恨的死訊心懷愧疚,積勞成疾,重病臥床。杭景珍對於嘉沅心生嫉妒,設計讓江念祖染上天花,方天羽挺身而出,照顧孩子,卻不料自己也遭到傳染。彌留之際對嘉沅吐露心聲,嘉沅大受感動,決定放棄過往,和方天羽開始新的生活。但在此時阿恨回來了。他沒有死,當初的死訊只是學敏一個自私的念頭而造成的假訊。他重回蘇州,要來尋回他的妻與子,卻驚訝的發現嘉沅已經即將嫁入方家。他那對於嘉沅傷害使得嘉沅完全無法原諒他,只得眼睜睜的看著妻子離去。
  
天下繡才選上。嘉沅,景風,徐恨最後進入決賽,嘉沅以曇花一現最終感動寧王,奪下冠軍。大喜之日玉鳳慫恿徐恨搶親,徐恨放棄。杭景珍一計不成,再生毒計。夜晚縱火燒毀方家繡坊以及大量貢品,陰差陽錯之下,卻誤把她父親杭敬亭活活燒死。此刻惟有惡人先告狀,誣賴嘉沅殺人放火。徐恨為了給嘉沅頂罪亦被押入大牢。杭夫人白玉琴良心發現,為了救自己的女兒,投案自首,被判斬首示眾,杭景珍當場發瘋,景風照顧妹妹,保衛家業。但是此次生離死別讓嘉沅真正的看清了自己對於徐恨的感情,又重新開始了猶豫。與此同時,徐恨為了玉鳳的繡坊,毅然服下毒藥同心丸。
  
嘉沅將如何處理這段舊情?如何面對這兩個生命中同樣重要的男人?阿恨又要如何面對玉鳳的感情?女媧尚能補天,破鏡能否重圓?一場傾城的大雪中,所有人都找到了他們生命中真正重要的東西…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