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明

【中文電影】
夜明 (DVD) 中文電影

目前缺貨

  • 視 頻
  • NTSC Fullscreen
  • 音 頻
  • 華語
  • 字 幕
  • 英文 , 中文
  • 光碟
  • DVD 光碟
  • 區碼
  • 區碼 All

目前缺貨


  • 商品名稱 : 夜明
  • 播放時間: 大約 125分鐘
  • 上架日 : 2008年02月17日
  • 片數 : 1 片
  • 重量 : 150(g)

  • 導 演
  • 趙崇基
  • 演 員
  • 趙文瑄 , 李心潔 , 吳越
  • 劇情介紹
  • 1910年,孫文策劃的第九次革命武裝起義廣州新軍起義失敗,清政府用七十萬兩白銀懸賞孫文的性命,幾乎同時,孫文被日本政府勒令離境,踏上了前去馬來西亞檳城的船。在船上孫文與檳城崇華學堂的老師羅肇麟相識,他並不知道羅肇麟在做老師的同時也在為檳城最大的幫會徐氏家族做事,當然也不知道為了安全起見,檳城同盟會的同志把他的食宿安排在了徐家。

    孫文到達檳城的當天正好是徐家二太太的生日,徐家在檳城勢力之大,賓客絡繹不絕,來訪者中有個叫格蘭特的英國人,他提出要借徐家的鴉片餉碼承包勢力再開幾個鴉片煙館,遭到徐博衡(徐家生意及幫會的掌管者)的婉言拒絕,自此為徐家的鴉片生意埋下隱患。

    孫文十分感激徐博衡對他的接待和照顧,但他此次到檳城的任務仍是要為革命籌款,孫文已經九次革命失敗,當時南洋地區又流傳著孫文貪污革命捐款的負面消息,徐博衡表示他可以給孫文提供避難的場所,可以讓他在檳城衣食無憂,但條件是他絕不提捐款不提革命。徐博衡的拒絕讓孫文徹夜難眠,他並不知道就在他抵達徐家的同時,檳城的大清密探已經接到暗殺他的命令,命令的執行者就是羅肇麟。

    幸好,孫文由於失眠獨自出門去找黃金慶(同盟會檳城分會副會長),這才躲過一死。革命屢次失敗,孫文心裡也很難受,他總結了前面的教訓,面對同志們對革命的氣餒、對他的背離孫文也很苦悶。一日在檳城街頭,孫文眼看江湖郎中欺騙一個華工,他一時性急搶了江湖郎中的生意把華工帶回去治病,這一治病孫文才了解了華工的慘狀,他隨口說出'罷工'兩個字,卻不料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沒幾天這華工就來請孫文去幫他們跟老闆談判——華工們真的罷工了,而老闆偏巧又是徐博衡。

    由於徐博衡拒絕幫革命籌款,又恰巧陳粹芬(孫文的第二位夫人)也來到檳城,孫文就勢搬出了徐家。在黃金慶的書店,為了爭一本《物種起源》,徐丹蓉(徐博衡的女兒) 和陳粹芬發生衝突,丹蓉跟踪粹芬回家,卻發現孫文正在院子裡給人治腿傷,意外地與孫文重逢丹蓉十分高興,她向孫文借了《物種起源》回家看,見到書羅肇麟十分慶幸又找到了孫文的踪跡,他當然沒有想到孫文會代表華工來跟他談判。談判徐博衡沒有參加,羅肇麟被孫文逼得啞口無言,卻又不得不承認孫文見解的正確。

    表面上看孫文與徐家是對立的,實際上雙方都清楚正是由於孫文的出面才使問題得到迅速解決,羅肇麟帶著徐家自做的點心由丹蓉帶路來到孫文的住所表示感謝,當得知孫文母親去世,革命同志正在為辦後事捐款時,羅肇麟也毫不猶豫掏出了銀票。當晚,羅肇麟就企圖對孫文下手,卻被徐丹蓉破壞了,她見孫文真的很需要錢,便偷了家裡的首飾連夜給孫文送來。

    徐家經營鴉片的煙館接連發生幾起命案,有人吸鴉片死了,與此同時,徐博衡收到格蘭特的請柬,希望能與徐博衡商量一下兒女的婚事。原來早在徐家二太太生日那天,格蘭特的兒子就看中了徐丹蓉,而徐丹蓉與羅肇麟是青梅竹馬的戀人,這也是徐家上下默許的。徐博衡很明白這一切都因為自己拒絕了與格蘭特合作鴉片生意,被人在鴉片裡做了手腳,現在丹蓉成了犧牲品。對此丹蓉反應十分激烈,她痛恨格蘭特,更痛恨羅肇麟的無能,事關徐博衡的性命和徐家大業,徐肇林也無可奈何,被徐家幫會事務纏身,一時間他也就放鬆了對孫文的行動。

    孫文不斷發現被人跟踪,黃金慶等人決定為他安排新的住處。徐丹蓉十分煩悶,來找孫文,恰巧孫文和粹芬收拾東西準備離開。黃金慶發現住所附近多了很多陌生人,於是大家決定假扮成孫文調虎離山,卻不料模仿得最像的徐丹蓉被密探刺傷,一行人只好返回住處。毒鏢打在丹蓉的後肩上,孫文不得不為她撕開衣服治療,等羅肇麟趕來的時候,發現丹蓉正赤裸上身趴在孫文的床上,已經不省人事。粹芬叮囑羅肇麟去徐家為丹蓉掩護行踪。羅肇麟從徐家回來的時候丹蓉正在高燒,孫文一直守侯在旁,忙碌了半日他在床邊的躺椅上睡著了,羅肇麟看著熟睡的孫文他突然有了一種衝動拿起手術刀指向孫文,窗外陳粹芬的槍口也瞄準了羅肇麟,直到他把刀放下,粹芬才鬆了口氣。

    丹蓉傷勢稍穩定,粹芬便決定連夜轉移,利用羅肇麟開來的車作掩護,孫文躲進馬來鄰居家裡,由粹芬和羅肇麟應付盯梢的汽車,孫文則在馬來鄰居的幫助下佯裝成客人離開。兩邊人馬有驚無險先後到達了新的住所,但孫文再也不能隨意拋頭露面了。

    徐博衡應格蘭特之約正要赴宴,孫文突然出現,他願隨徐博衡前去與格蘭特會面。會面過程中徐博衡幾乎不用說話,格蘭特被孫文牽著鼻子走,孫文軟硬兼施,徐博衡無奈之下自己說出要關掉鴉片煙館,沒有生意可合作便沒有了聯姻的必要,孫文既挽救了丹蓉的愛情又讓徐博衡下決心關掉煙館,他成了徐家的恩人。孫文的舉動使羅肇麟更加無地自容,經過這樣一場考驗徐丹蓉已不再是他眼中的小女孩,他對徐丹蓉無法駕馭更擔負不起,兩人的感情也似乎到了盡頭。

    黃興帶來了廣州新軍將士要刺殺兩廣總督的消息,籌款成了迫在眉睫的事,但在這關鍵時刻革命黨人卻情緒低落甚至對革命前途喪失信心。黃金慶帶來的報紙上刊登了為孫文平反的文章,指出革命黨內指責孫文貪污等罪名都是誣陷,孫文就勢在會上發表了言辭懇切的演講,再次鼓舞大家,在場的會員們當即籌得捐款八千多,並決定將起義地點仍定在廣州,先做好籌備巨款的工作。 (著名的庇能會議)。

    如何在短時間內籌到大筆資金,孫文最後想到了徐博衡,只有依靠徐博衡的力量才能調動當地華商的積極性,孫文再次來到徐家,見到了正要對女兒動家法的徐博衡。丹蓉要父親幫助孫文,並以死相逼,反而孫文勸住了丹蓉。死是人生最完滿的結局,可人活著就要有活著的意義,身為中國人難道希望自己的民族永遠遭受欺壓與嘲笑嗎?他請求徐博衡不要把他的幫助看做是交換條件,他幫徐博衡是因為大家都是華人,而革命是為了讓華人在世界面前站起來,與革命相比個人感情又算得了什麼,徐博衡動容了。

    清芳閣會所的草坪上聚集著當地的華商,這是徐博衡為孫文組織的一次籌款會,會前孫文接到警告說有人將在會場行刺他,陳新政(檳城同盟會發起人之一) 要代替孫文演講,孫文卻在陳粹芬的陪同下出現了,孫文一上台就直接告訴大家有人揚言要在籌款會現場殺他,而他之所以還敢站在這裡演講,就是要向各位表明他革命的決心。孫文講得慷慨激昂,可就在樓裡某個窗口的後面,徐丹蓉發現了舉起的槍,孫文仍在演講,陳粹芬與殺手在樓裡展開了一場追逐,卻被一不知身份的人捷足先登,搶在陳粹芬之前把殺手置於死地。

    孫文的演講再次感動全場華商,大家紛紛認捐,孫文也終於完成了此行的任務,他上了羅肇麟開來的車,迎接他的卻是羅肇麟的槍口。羅肇麟保護過孫文,但保護他正是為了不讓他死在別人的槍口下,孫文卻說羅肇麟並不想殺他,一句話觸動殺手心底。跟孫文接觸使羅肇麟深為孫文的人格魅力所感動,既然大家都抱著使中國富強的目的,就一定可以化敵為友。孫文囑咐羅肇麟好好對丹蓉,希望丹蓉也能成為他革命道路上的伴侶。

    粹芬為孫文收拾好行囊,這一別又不知什麼時候才能相見。丹蓉在熟睡中被驚醒,發現枕邊的信,她看了信發瘋般地奔向碼頭,卻發現船正離開港口。在船的另一側,羅肇麟就站在孫文身邊,他給孫文帶來了徐博衡的大筆捐款和他自己,他要回到祖國參加真正的革命。檳城已經在他們身後了,兩人來到船尾,發現站在碼頭上的陳粹芬身邊多了徐丹蓉,海水把他們的距離拉得越來越遠,四個人誰都沒有揮手告別,就這樣靜靜地看著對方遠去。

  • 劇情介紹
  • 1910年,孫文策劃的第九次革命武裝起義廣州新軍起義失敗,清政府用七十萬兩白銀懸賞孫文的性命,幾乎同時,孫文被日本政府勒令離境,踏上了前去馬來西亞檳城的船。在船上孫文與檳城崇華學堂的老師羅肇麟相識,他並不知道羅肇麟在做老師的同時也在為檳城最大的幫會徐氏家族做事,當然也不知道為了安全起見,檳城同盟會的同志把他的食宿安排在了徐家。

    孫文到達檳城的當天正好是徐家二太太的生日,徐家在檳城勢力之大,賓客絡繹不絕,來訪者中有個叫格蘭特的英國人,他提出要借徐家的鴉片餉碼承包勢力再開幾個鴉片煙館,遭到徐博衡(徐家生意及幫會的掌管者)的婉言拒絕,自此為徐家的鴉片生意埋下隱患。

    孫文十分感激徐博衡對他的接待和照顧,但他此次到檳城的任務仍是要為革命籌款,孫文已經九次革命失敗,當時南洋地區又流傳著孫文貪污革命捐款的負面消息,徐博衡表示他可以給孫文提供避難的場所,可以讓他在檳城衣食無憂,但條件是他絕不提捐款不提革命。徐博衡的拒絕讓孫文徹夜難眠,他並不知道就在他抵達徐家的同時,檳城的大清密探已經接到暗殺他的命令,命令的執行者就是羅肇麟。

    幸好,孫文由於失眠獨自出門去找黃金慶(同盟會檳城分會副會長),這才躲過一死。革命屢次失敗,孫文心裡也很難受,他總結了前面的教訓,面對同志們對革命的氣餒、對他的背離孫文也很苦悶。一日在檳城街頭,孫文眼看江湖郎中欺騙一個華工,他一時性急搶了江湖郎中的生意把華工帶回去治病,這一治病孫文才了解了華工的慘狀,他隨口說出'罷工'兩個字,卻不料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沒幾天這華工就來請孫文去幫他們跟老闆談判——華工們真的罷工了,而老闆偏巧又是徐博衡。

    由於徐博衡拒絕幫革命籌款,又恰巧陳粹芬(孫文的第二位夫人)也來到檳城,孫文就勢搬出了徐家。在黃金慶的書店,為了爭一本《物種起源》,徐丹蓉(徐博衡的女兒) 和陳粹芬發生衝突,丹蓉跟踪粹芬回家,卻發現孫文正在院子裡給人治腿傷,意外地與孫文重逢丹蓉十分高興,她向孫文借了《物種起源》回家看,見到書羅肇麟十分慶幸又找到了孫文的踪跡,他當然沒有想到孫文會代表華工來跟他談判。談判徐博衡沒有參加,羅肇麟被孫文逼得啞口無言,卻又不得不承認孫文見解的正確。

    表面上看孫文與徐家是對立的,實際上雙方都清楚正是由於孫文的出面才使問題得到迅速解決,羅肇麟帶著徐家自做的點心由丹蓉帶路來到孫文的住所表示感謝,當得知孫文母親去世,革命同志正在為辦後事捐款時,羅肇麟也毫不猶豫掏出了銀票。當晚,羅肇麟就企圖對孫文下手,卻被徐丹蓉破壞了,她見孫文真的很需要錢,便偷了家裡的首飾連夜給孫文送來。

    徐家經營鴉片的煙館接連發生幾起命案,有人吸鴉片死了,與此同時,徐博衡收到格蘭特的請柬,希望能與徐博衡商量一下兒女的婚事。原來早在徐家二太太生日那天,格蘭特的兒子就看中了徐丹蓉,而徐丹蓉與羅肇麟是青梅竹馬的戀人,這也是徐家上下默許的。徐博衡很明白這一切都因為自己拒絕了與格蘭特合作鴉片生意,被人在鴉片裡做了手腳,現在丹蓉成了犧牲品。對此丹蓉反應十分激烈,她痛恨格蘭特,更痛恨羅肇麟的無能,事關徐博衡的性命和徐家大業,徐肇林也無可奈何,被徐家幫會事務纏身,一時間他也就放鬆了對孫文的行動。

    孫文不斷發現被人跟踪,黃金慶等人決定為他安排新的住處。徐丹蓉十分煩悶,來找孫文,恰巧孫文和粹芬收拾東西準備離開。黃金慶發現住所附近多了很多陌生人,於是大家決定假扮成孫文調虎離山,卻不料模仿得最像的徐丹蓉被密探刺傷,一行人只好返回住處。毒鏢打在丹蓉的後肩上,孫文不得不為她撕開衣服治療,等羅肇麟趕來的時候,發現丹蓉正赤裸上身趴在孫文的床上,已經不省人事。粹芬叮囑羅肇麟去徐家為丹蓉掩護行踪。羅肇麟從徐家回來的時候丹蓉正在高燒,孫文一直守侯在旁,忙碌了半日他在床邊的躺椅上睡著了,羅肇麟看著熟睡的孫文他突然有了一種衝動拿起手術刀指向孫文,窗外陳粹芬的槍口也瞄準了羅肇麟,直到他把刀放下,粹芬才鬆了口氣。

    丹蓉傷勢稍穩定,粹芬便決定連夜轉移,利用羅肇麟開來的車作掩護,孫文躲進馬來鄰居家裡,由粹芬和羅肇麟應付盯梢的汽車,孫文則在馬來鄰居的幫助下佯裝成客人離開。兩邊人馬有驚無險先後到達了新的住所,但孫文再也不能隨意拋頭露面了。

    徐博衡應格蘭特之約正要赴宴,孫文突然出現,他願隨徐博衡前去與格蘭特會面。會面過程中徐博衡幾乎不用說話,格蘭特被孫文牽著鼻子走,孫文軟硬兼施,徐博衡無奈之下自己說出要關掉鴉片煙館,沒有生意可合作便沒有了聯姻的必要,孫文既挽救了丹蓉的愛情又讓徐博衡下決心關掉煙館,他成了徐家的恩人。孫文的舉動使羅肇麟更加無地自容,經過這樣一場考驗徐丹蓉已不再是他眼中的小女孩,他對徐丹蓉無法駕馭更擔負不起,兩人的感情也似乎到了盡頭。

    黃興帶來了廣州新軍將士要刺殺兩廣總督的消息,籌款成了迫在眉睫的事,但在這關鍵時刻革命黨人卻情緒低落甚至對革命前途喪失信心。黃金慶帶來的報紙上刊登了為孫文平反的文章,指出革命黨內指責孫文貪污等罪名都是誣陷,孫文就勢在會上發表了言辭懇切的演講,再次鼓舞大家,在場的會員們當即籌得捐款八千多,並決定將起義地點仍定在廣州,先做好籌備巨款的工作。 (著名的庇能會議)。

    如何在短時間內籌到大筆資金,孫文最後想到了徐博衡,只有依靠徐博衡的力量才能調動當地華商的積極性,孫文再次來到徐家,見到了正要對女兒動家法的徐博衡。丹蓉要父親幫助孫文,並以死相逼,反而孫文勸住了丹蓉。死是人生最完滿的結局,可人活著就要有活著的意義,身為中國人難道希望自己的民族永遠遭受欺壓與嘲笑嗎?他請求徐博衡不要把他的幫助看做是交換條件,他幫徐博衡是因為大家都是華人,而革命是為了讓華人在世界面前站起來,與革命相比個人感情又算得了什麼,徐博衡動容了。

    清芳閣會所的草坪上聚集著當地的華商,這是徐博衡為孫文組織的一次籌款會,會前孫文接到警告說有人將在會場行刺他,陳新政(檳城同盟會發起人之一) 要代替孫文演講,孫文卻在陳粹芬的陪同下出現了,孫文一上台就直接告訴大家有人揚言要在籌款會現場殺他,而他之所以還敢站在這裡演講,就是要向各位表明他革命的決心。孫文講得慷慨激昂,可就在樓裡某個窗口的後面,徐丹蓉發現了舉起的槍,孫文仍在演講,陳粹芬與殺手在樓裡展開了一場追逐,卻被一不知身份的人捷足先登,搶在陳粹芬之前把殺手置於死地。

    孫文的演講再次感動全場華商,大家紛紛認捐,孫文也終於完成了此行的任務,他上了羅肇麟開來的車,迎接他的卻是羅肇麟的槍口。羅肇麟保護過孫文,但保護他正是為了不讓他死在別人的槍口下,孫文卻說羅肇麟並不想殺他,一句話觸動殺手心底。跟孫文接觸使羅肇麟深為孫文的人格魅力所感動,既然大家都抱著使中國富強的目的,就一定可以化敵為友。孫文囑咐羅肇麟好好對丹蓉,希望丹蓉也能成為他革命道路上的伴侶。

    粹芬為孫文收拾好行囊,這一別又不知什麼時候才能相見。丹蓉在熟睡中被驚醒,發現枕邊的信,她看了信發瘋般地奔向碼頭,卻發現船正離開港口。在船的另一側,羅肇麟就站在孫文身邊,他給孫文帶來了徐博衡的大筆捐款和他自己,他要回到祖國參加真正的革命。檳城已經在他們身後了,兩人來到船尾,發現站在碼頭上的陳粹芬身邊多了徐丹蓉,海水把他們的距離拉得越來越遠,四個人誰都沒有揮手告別,就這樣靜靜地看著對方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