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青天之畫中話 (DVD) 正版1993光碟

台劇
包青天之畫中話 (DVD) 台劇
  • 包青天之畫中話 image 1
  • 包青天之畫中話 image 2

目前缺貨

包青天之畫中話

包青天之畫中話

  • 視 頻
  • NTSC
  • 音 頻
  • 華語
  • 字 幕
  • 中文
  • 光碟
  • DVD 光碟
  • 區碼
  • 區碼 All

目前缺貨


  • 商品名稱 : 包青天之畫中話
  • 集數 : 214~219
  • 電視台 / 電影製作 : 台灣 CTS
  • 上映 / 播送日 : 1993年
  • 上架日 : 2012年03月06日
  • 片數 : 1 片
  • 重量 : 190(g)

  • 演 員
  • 金超群 , 何家勁 , 范鴻軒
  • 劇情介紹
  • 一日,公孫先生在街上遇到一件怪事:一位年輕姑娘帶著殘障的弟弟賣畫葬母,一副普通的畫竟要二十三兩三錢黃金,好心的富家子林平川慷慨解囊願贈一副義棺卻遭拒絕。公孫先生和包大人談及此事,包大人也深感蹊蹺,遂命人將姐弟二人帶回府中問話。賣畫的姑娘自稱姓吳名中怡,遵母遺言出售此畫,便不肯多言。包大人細看此畫,講的乃是火燒三義堂的故事。包大人見問不出端倪,放姐弟二人離去,命王朝、馬漢二人暗中監視。

    林大善人林書善求見包大人,欲求得官府路引外出購糧以緩城中缺糧之急,包大人欣然應允,命公孫先生髮放路引,但卻總覺林目光閃爍,似行事不正。

    展昭從中牟縣押解犯人秦三回京,秦三利用官府路引運送朝廷禁用的滷石,卻稱乃受人指使。公孫先生查看路引,發現正是發放給林大善人十張路引中的一張。包大人命展昭前往林府傳林書善次日來公堂與秦三當面對質。展昭來到林府,還未言明來意,林書善卻先稱路引不慎遺失一張,恐為小人拾獲為非作歹,正要報官​​。展昭不動聲色地告之秦三之事,並請林書善次日來府衙與秦三對質,林書善當即表示義不容辭一定前往。

    吳中怡聰明伶俐,帶著弟弟和跟踪前來的王朝、馬漢玩起了“藏貓貓”,成功擺脫二人回到家中。王朝、馬漢自覺被一小丫頭所耍,氣難平,遂求展昭為他們出頭。茶樓上,展昭遠遠的盯著吳中怡。一位自稱方文山的中年男子看到中怡所賣之畫上前詢問,願以二十三兩三錢黃金買下此話。中怡回家禀明母親吳玉貞有人願意買畫,並約好次日在鴻運茶樓交易。吳玉貞猜測此人當是自己苦尋了十八年的仇人,囑咐中怡第二天依計行事……

      當晚,秦三被蒙面刺客刺死。展昭與其打鬥中挑開面紗卻發現刺客以油彩塗面,無法辨認。刺客劍術精純,被展昭刺傷左腿後逃走。展昭來到林府欲告之秦三被刺一事,卻見林大善人被刺客所傷。林書善稱刺客以油彩塗面,展昭檢查林傷勢發現其左腿未受傷,便要林好好養傷,明日也不用來府衙問話了。

    第二日,鴻運茶樓,中怡依計行事,吳玉貞雖雙目失明,卻從二人言談中斷定方文山正是自己要找的仇人趙季堂,便用飛針行刺,趙季堂情急之下以中怡為人質,劍拔弩張之時,展昭趕到,命早已埋伏在此的王朝、馬漢等人將眾人已相約械鬥為名帶回府衙。

    公堂上方文山矢口否認自己是趙季堂,並稱自己只是買畫並未違法。包大人令其義兄林書善將其具保領回。吳玉貞則被判詐死斂財而被命離開開封。吳玉貞持刀抗命,包大人命人將其強行押離。吳玉貞聲稱寧願血濺公堂,誓死決不離開開封。相持不下之際,展昭從其劍式中看出“劍雨飛花”之招式,經詢問知其乃故人之女,不顧眾人力勸,仗儀出面擔保,吳母子免於被逐。退堂後,包大人對展昭輕率作保甚為擔憂,公孫先生卻認為展昭似乎胸有成竹,不必過於憂心。

    展昭前往探望吳氏母子,吳玉貞感謝展昭公堂之上仗儀援手。展昭告之吳父與自己曾有一段淵源。原來吳父人稱“劍雨飛花”,當年展昭在山東魯南之時得其指點劍術,說起來與吳玉貞算得上有同門之誼。吳便與展昭以姐弟相稱。展昭見吳母子浪跡天涯,家貧如洗,想必遭到變故,欲問原由,並勸其投諸府衙請包大人做主,吳玉貞只言往事如煙,不堪回首,包大人雖是清官,但卻難斷她家務事,不願告之詳情,並說展昭不該為她擔保,問其是否後悔。展昭坦言做人只問是非,從不後悔,並衷言相勸吳玉貞應為一雙兒女打算,不要輕易亡命涉險。

    展昭回府向包大人禀明所知一切,眾人分析吳與方當是舊識,且有宿怨。無奈無法用言語化解吳心中之仇恨,惟有暗中提防。

    林書善之義子林平川一直對中怡姐弟無法忘懷,欲幫他們,便禀明林員外想接他們母子三人到家中住,以便接濟,林同意。方文山得知後極力阻止無效。展昭再次來到吳家正遇她母子三人欲遷往林家,極力勸說。無奈吳報著“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想法,決定孤注一擲,執意前往。中怡也為母親之舉憂心忡忡,展昭從旁寬慰,並表示會時刻保護他們母子。

    吳住進林家後,夜夜彈唱,唱詞卻只有四句,控訴當年辛酸往事,字字血淚,令人同情。中怡無法阻止母親的行為,告訴展昭感覺有大事要發生,並覺得母親此舉乃是衝著林員外。

    林書善終於無法忍受,欲向吳言明當年一切,方文山極力阻止無效。林書善終與吳玉貞見面。原來,十八年前,林書善原名許仲開,方文山原名趙季堂,自幼遭父母拋棄,被“劍雨飛花”吳老前輩收養,成為門下弟子。許仲開與吳玉貞青梅竹馬,私定終身。吳母發覺後提醒吳父應早定玉貞之婚事,以免節外生枝。對此一無所知的吳父看中大弟子段平為人忠厚老實,穩重有加,欲招段平入贅吳家。吳母暗示可考慮二弟子仲開,吳父卻覺仲開為人心胸狹窄,難成大器,不願將女兒許配此人。吳玉貞向母親表明心跡,吳母無奈告之一切成定局,勸其認命。許仲開悲痛萬分,傾己所有,打造價值二十三兩三錢黃金的純金風鈴贈於玉貞,玉貞也以斷簪和一縷青絲回贈,表明“斷發斷簪難斷情,嫁人嫁身不嫁心”。

    段平得傳衣缽,成為“劍雨飛花”之掌門,吳玉貞也安天命嫁與段平為妻。吳父過世後,吳母用心良苦,將“劍雨飛花”堂改為“三義堂”,希望能化解許心中怨氣,師兄弟三人能親如手足,互敬互愛。無奈許心胸狹隘,表面遵師母之命,暗中卻早有復仇之計。一夜,許夥同趙季堂刺死段平,火燒了三義堂,吳家上下只有吳玉貞攜一雙兒女死裡逃生,從此浪跡天涯。

    林書善向吳表明所做一切只因愛其太深,遭吳痛斥。方文山也勸二人歷盡滄桑,應該再續前緣,吳身負毀家喪夫之痛,斷然拒絕。十八年前的血案真相大白,吳知展昭已於暗中聽得一切,喚其現身,並應允前往開封府了結這樁公案。臨行前,中怡擔憂其母,展昭以言寬慰,並囑咐她姐弟二人在林府等候。林平川主動要求留下照顧中怡姐弟,中怡之倔強一如其母,因殺父之仇不共戴天而斷然拒絕。

    公堂上,方文山欲攬下全部罪行,林書善知其生性耿直,以言相激,方文山當堂自盡,林書善以為逃過一劫,惺惺作態,痛哭不已。誰知林府中吳之子風兒因頑皮好奇不慎跌入地道中,發現了林之密室。展昭在密室中搜出鹵石等物。原來當年許和趙作案後亡命天涯,混入黑道,靠私煉黃金發家,表面上還樂善好施,被稱做林大善人。鐵證如山,真相大白,虛偽狡猾的林書善終於受到了國法的製裁。

    十八年來的恩怨情仇就此化解,吳玉貞埋葬了林、方二人。墳前,吳勸說中怡不要因上輩的恩怨而貽誤終身。看到中怡與平川攜手之後,吳玉貞了無遺憾,咬舌自盡,隨林、方二人而去……

  • 劇情介紹
  • 一日,公孫先生在街上遇到一件怪事:一位年輕姑娘帶著殘障的弟弟賣畫葬母,一副普通的畫竟要二十三兩三錢黃金,好心的富家子林平川慷慨解囊願贈一副義棺卻遭拒絕。公孫先生和包大人談及此事,包大人也深感蹊蹺,遂命人將姐弟二人帶回府中問話。賣畫的姑娘自稱姓吳名中怡,遵母遺言出售此畫,便不肯多言。包大人細看此畫,講的乃是火燒三義堂的故事。包大人見問不出端倪,放姐弟二人離去,命王朝、馬漢二人暗中監視。

    林大善人林書善求見包大人,欲求得官府路引外出購糧以緩城中缺糧之急,包大人欣然應允,命公孫先生髮放路引,但卻總覺林目光閃爍,似行事不正。

    展昭從中牟縣押解犯人秦三回京,秦三利用官府路引運送朝廷禁用的滷石,卻稱乃受人指使。公孫先生查看路引,發現正是發放給林大善人十張路引中的一張。包大人命展昭前往林府傳林書善次日來公堂與秦三當面對質。展昭來到林府,還未言明來意,林書善卻先稱路引不慎遺失一張,恐為小人拾獲為非作歹,正要報官​​。展昭不動聲色地告之秦三之事,並請林書善次日來府衙與秦三對質,林書善當即表示義不容辭一定前往。

    吳中怡聰明伶俐,帶著弟弟和跟踪前來的王朝、馬漢玩起了“藏貓貓”,成功擺脫二人回到家中。王朝、馬漢自覺被一小丫頭所耍,氣難平,遂求展昭為他們出頭。茶樓上,展昭遠遠的盯著吳中怡。一位自稱方文山的中年男子看到中怡所賣之畫上前詢問,願以二十三兩三錢黃金買下此話。中怡回家禀明母親吳玉貞有人願意買畫,並約好次日在鴻運茶樓交易。吳玉貞猜測此人當是自己苦尋了十八年的仇人,囑咐中怡第二天依計行事……

      當晚,秦三被蒙面刺客刺死。展昭與其打鬥中挑開面紗卻發現刺客以油彩塗面,無法辨認。刺客劍術精純,被展昭刺傷左腿後逃走。展昭來到林府欲告之秦三被刺一事,卻見林大善人被刺客所傷。林書善稱刺客以油彩塗面,展昭檢查林傷勢發現其左腿未受傷,便要林好好養傷,明日也不用來府衙問話了。

    第二日,鴻運茶樓,中怡依計行事,吳玉貞雖雙目失明,卻從二人言談中斷定方文山正是自己要找的仇人趙季堂,便用飛針行刺,趙季堂情急之下以中怡為人質,劍拔弩張之時,展昭趕到,命早已埋伏在此的王朝、馬漢等人將眾人已相約械鬥為名帶回府衙。

    公堂上方文山矢口否認自己是趙季堂,並稱自己只是買畫並未違法。包大人令其義兄林書善將其具保領回。吳玉貞則被判詐死斂財而被命離開開封。吳玉貞持刀抗命,包大人命人將其強行押離。吳玉貞聲稱寧願血濺公堂,誓死決不離開開封。相持不下之際,展昭從其劍式中看出“劍雨飛花”之招式,經詢問知其乃故人之女,不顧眾人力勸,仗儀出面擔保,吳母子免於被逐。退堂後,包大人對展昭輕率作保甚為擔憂,公孫先生卻認為展昭似乎胸有成竹,不必過於憂心。

    展昭前往探望吳氏母子,吳玉貞感謝展昭公堂之上仗儀援手。展昭告之吳父與自己曾有一段淵源。原來吳父人稱“劍雨飛花”,當年展昭在山東魯南之時得其指點劍術,說起來與吳玉貞算得上有同門之誼。吳便與展昭以姐弟相稱。展昭見吳母子浪跡天涯,家貧如洗,想必遭到變故,欲問原由,並勸其投諸府衙請包大人做主,吳玉貞只言往事如煙,不堪回首,包大人雖是清官,但卻難斷她家務事,不願告之詳情,並說展昭不該為她擔保,問其是否後悔。展昭坦言做人只問是非,從不後悔,並衷言相勸吳玉貞應為一雙兒女打算,不要輕易亡命涉險。

    展昭回府向包大人禀明所知一切,眾人分析吳與方當是舊識,且有宿怨。無奈無法用言語化解吳心中之仇恨,惟有暗中提防。

    林書善之義子林平川一直對中怡姐弟無法忘懷,欲幫他們,便禀明林員外想接他們母子三人到家中住,以便接濟,林同意。方文山得知後極力阻止無效。展昭再次來到吳家正遇她母子三人欲遷往林家,極力勸說。無奈吳報著“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想法,決定孤注一擲,執意前往。中怡也為母親之舉憂心忡忡,展昭從旁寬慰,並表示會時刻保護他們母子。

    吳住進林家後,夜夜彈唱,唱詞卻只有四句,控訴當年辛酸往事,字字血淚,令人同情。中怡無法阻止母親的行為,告訴展昭感覺有大事要發生,並覺得母親此舉乃是衝著林員外。

    林書善終於無法忍受,欲向吳言明當年一切,方文山極力阻止無效。林書善終與吳玉貞見面。原來,十八年前,林書善原名許仲開,方文山原名趙季堂,自幼遭父母拋棄,被“劍雨飛花”吳老前輩收養,成為門下弟子。許仲開與吳玉貞青梅竹馬,私定終身。吳母發覺後提醒吳父應早定玉貞之婚事,以免節外生枝。對此一無所知的吳父看中大弟子段平為人忠厚老實,穩重有加,欲招段平入贅吳家。吳母暗示可考慮二弟子仲開,吳父卻覺仲開為人心胸狹窄,難成大器,不願將女兒許配此人。吳玉貞向母親表明心跡,吳母無奈告之一切成定局,勸其認命。許仲開悲痛萬分,傾己所有,打造價值二十三兩三錢黃金的純金風鈴贈於玉貞,玉貞也以斷簪和一縷青絲回贈,表明“斷發斷簪難斷情,嫁人嫁身不嫁心”。

    段平得傳衣缽,成為“劍雨飛花”之掌門,吳玉貞也安天命嫁與段平為妻。吳父過世後,吳母用心良苦,將“劍雨飛花”堂改為“三義堂”,希望能化解許心中怨氣,師兄弟三人能親如手足,互敬互愛。無奈許心胸狹隘,表面遵師母之命,暗中卻早有復仇之計。一夜,許夥同趙季堂刺死段平,火燒了三義堂,吳家上下只有吳玉貞攜一雙兒女死裡逃生,從此浪跡天涯。

    林書善向吳表明所做一切只因愛其太深,遭吳痛斥。方文山也勸二人歷盡滄桑,應該再續前緣,吳身負毀家喪夫之痛,斷然拒絕。十八年前的血案真相大白,吳知展昭已於暗中聽得一切,喚其現身,並應允前往開封府了結這樁公案。臨行前,中怡擔憂其母,展昭以言寬慰,並囑咐她姐弟二人在林府等候。林平川主動要求留下照顧中怡姐弟,中怡之倔強一如其母,因殺父之仇不共戴天而斷然拒絕。

    公堂上,方文山欲攬下全部罪行,林書善知其生性耿直,以言相激,方文山當堂自盡,林書善以為逃過一劫,惺惺作態,痛哭不已。誰知林府中吳之子風兒因頑皮好奇不慎跌入地道中,發現了林之密室。展昭在密室中搜出鹵石等物。原來當年許和趙作案後亡命天涯,混入黑道,靠私煉黃金發家,表面上還樂善好施,被稱做林大善人。鐵證如山,真相大白,虛偽狡猾的林書善終於受到了國法的製裁。

    十八年來的恩怨情仇就此化解,吳玉貞埋葬了林、方二人。墳前,吳勸說中怡不要因上輩的恩怨而貽誤終身。看到中怡與平川攜手之後,吳玉貞了無遺憾,咬舌自盡,隨林、方二人而去……